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经递宝 >

祈福消灾做好事?你知道你放生的龟有多凶残吗!

  • 来源:新浪科技
  • 浏览次数:
  • 日期:2019-06-04
        放生,原本主要由渔政相关部门负责,目的是鱼种保育和生态恢复。  
  这些年,越来越多人相信,放生,能带来福报,能赎罪,各种各样的信徒加入放生大军里,甚至很多寺庙里,都有专门的放生池。
  每逢高考前夕,各地放生池中“龟满为患”“乌龟叠罗汉晒太阳”等新闻就会一次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父母们“望子成龙”心切,故总想以自己的方式最后“抱一抱佛脚”,便去各地寺庙烧香供佛,放生龟鱼,以祈福消灾。
但人们在这么做时,多是出于自我心理安慰的需要,而没有更多考虑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多地放生池因为放生了巴西龟、鳄龟等凶猛大龟,或者一些大型捕食鱼,而又缺乏科学管理,导致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小龟、鱼虾都无法生存。
  过度放生、不正确放生会带来哪些危害呢?
  那些被你出于“好意”放生的动物们,最后真的回归自由了吗?
  今天览览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让大家对于放生有一个更加理性客观的认识。
  放生的热门对象有哪些?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为什么大家爱放生。
  放生活动古已有之,狭义单指人命,广义则指一切人命与禽兽。早在春秋战国时代,中国就有在特殊日子放生的说法,甚至已出现了专门捕鱼鸟以供放生的情况。现如今,放生活动“蔚然成风”,尤其得到善男信女们的青睐。放生活动之所以备受推崇,一来与佛教“戒杀护生”的教义分不开,二来与国人认为放生能够祈福消灾的迷信思想分不开。
  那么,放生的热门对象都有哪些呢?
  据统计,国内放生的主要是泥鳅、“四大家鱼”、福寿螺、牛蛙、罗非鱼、巴西龟、“小龙虾”和拟鳄龟等,后六者都是赫赫有名的外来种,有潜在的生态危害,南普陀寺放生池里也主要是这几种动物。
  大家对红耳龟(巴西龟)一定不陌生。它可能是世界上饲养最广的一种爬行动物了,被列为世界最危险100种入侵物种,是世界公认的生态杀手。
  环保部和中科院共同制定的《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三批)》中就有巴西龟。巴西龟最早于20世纪80年代作为食用龟鳖类引入我国,因其头顶后部两侧有两条红色斑块或者线条,像是红色的耳朵,故又名红耳龟。红耳龟的龟壳和身上有很多黄绿相间的条纹。
  红耳龟是彩龟的一个亚种,原生地在美国的东南部和墨西哥等地。养殖逃逸、宠物丢弃、错误放生等导致其在野外迅速发展,我国已经成为红耳龟重要的入侵地之一。繁殖力和捕食能力超强的红耳龟一旦进入野外环境,在缺少天敌的新环境中迅速扩大种群数量,挤占本土龟类的生存资源和空间,使本土龟类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此外,它们还是传播沙门氏杆菌的罪魁祸首。沙门氏杆菌可能会引起人和动物患急性肠炎、肠热症和败血症。
  罗非鱼被人们熟知是因为它鲜美的味道和细嫩的肉质,罗非鱼俗名南洋鲫、非洲仔、福寿鱼,原产于非洲的坦噶尼喀湖,上个世纪50年代被作为优秀蛋白质源经济鱼类引进中国。
  殊不知,它们也已经正式被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三批)》,而且是世界最危险100种入侵物种之一。
  罗非鱼外形类似鲫鱼,鳍条多棘,形似鳜鱼。罗非鱼属广盐性鱼类,在海水、淡水中均可生存,对低氧环境具有较强的适应能力,一般栖息在水的底层,通常随水温度变化或鱼体大小改变栖息水层。有着优良的适应能力及强大的繁殖力。由于罗非鱼具有食性杂、耐低氧、繁殖强等特点,错误放生罗非鱼将对我国众多特有的本土鱼类和生态系统造成无法预测的威胁和破坏。
  拟鳄龟最大背甲长60公分。背甲就像半球形的屋顶,有些微小的锯齿状,颜色自暗橄榄绿到棕色都有。小鳄龟上颌似钩状,但钩小,触须仅有少量,背甲棕黄色或黑褐色,有3条纵行棱脊,肋盾略隆起,随着时间推移棱脊逐渐磨耗。腹甲灰白色,无上缘盾,尾略短,最显著的特征是尾的背面有一锯齿形脊,又称尾棘。拟鳄龟因成本低,适应性强,深受国内龟类爱好者青睐。
  然而不幸的是,它们也成为了放生的热门对象。拟鳄龟喜欢主动攻击,凶狠嗜血。头和四肢强劲有力,平时在水中不好斗,而在陆上却能猛冲猛咬。主要以鱼、虾、蛙、蝾螈、小蛇、鸭、水鸟等为食,一旦逃逸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将可能给这些本土的鱼虾、两栖类、爬行类甚至鸟类等本土物种带来巨大灾难。
  放生对与错?
  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劳伦兹先生曾说过:“一个人必须对所有的生命都怀有一份发自内心的真感情,才能去发现大自然充满令人着迷而又使人敬畏的美”。我相信这份感情是人们的一种天性,深深的存在于我们内心里,只不过随着人们的生活环境与大自然的接触越来越少而渐渐淡漠。也许人们通过放生这一过程,可以增加对于自身以及周遭的生命的感悟与认识。放生的目的在于显示慈悲心肠,积德行善。
  然而不得不承认,急功近利的利益诉求,成为了今天放生活动的主要特征。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我国每年放生的鱼、蛇、龟和鸟的数量超过2亿,放生组织每年盈利将近100万人民币。这背后真正付出代价的,是被放生的动物,以及它们的来源和归处——生态环境。
  目前的放生现状让人堪忧。放生活动多有专门人员组织开展,由活动组织方提供放生动物,市民自费购买,而市场上用于放生的动物多半来自野外非法抓捕。据不完全估算,香港每年会卖掉63万只鸟。它们中绝大多数来自野外,它们的归宿就是被放生。然而有一半的鸟儿,会在捕获和转运的过程中因压力、疾病或处理不当死亡——这不是放生,而是变相杀戮!
  野生动物资源毕竟是有限的,于是放生组织瞄准了便宜的罗非鱼、红耳龟、牛蛙等来源广、价格便宜的外来种,这也是造成今天热门放生对象主要是些外来入侵物种的重要原因。
  今天的放生活动大有一种“好心办坏事”的感觉。一方面源自人们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和生物安全意识欠缺,另一方面受利益诉求下的市场驱动,让今天的放生“变了味”。
  放生提倡慈悲心肠、积德行善,固然是好事,但如果盲目放生,错误放生,将会给生态系统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放生要考虑生态平衡。
  最后回到事件现场,看到工作人员将放生池里的鱼龟全部打捞并好心为其“搬家”到水库的消息后,不免让人担心。
       “好心”将这些外来入侵物种放生到水库,将带来怎样的后果?我们还能看到水库里绚丽多姿的本土鱼类自由畅游吗?时隔仅一个月的时间放生池内再次“龟满为患”,不科学放生如何才能解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每个人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