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峰论坛 >

互联网金融“触底”时刻

  • 来源:华夏时报
  • 浏览次数:
  • 日期:2019-03-06
       经历了2018年P2P爆雷潮后的互联网金融尚未走出危机,整个行业仍处于不确定性中:P2P合规备案一再延期,多家老平台爆雷,一些从业者在逃离,众多的负面消息下,出借人谈P2P色变,观望心态渐浓,一些存管银行纷纷宣布不再提供存管业务。 
  最新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2月成交量继续呈现下降趋势,且下降速度较上月有所增加。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为954亿元,环比下降7.95%,同比下降43.52%。截至目前,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058家,相比1月底减少了8家。
  从炙手可热到烫手山芋
  猪年春节过后,随着股市的反弹,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大涨,像奥马电器、银之杰、中科金财、御银股份等连续数日涨停。在美股市场,P2P中概股也涨势不错。2月25日,小赢科技单日大涨23.99%,和信贷拍拍贷信而富也有超10%的单日涨幅,点牛金融今年以来涨幅更是高达103.4%,领涨P2P中概股。
  这些给人以久违的繁荣景象。“前期P2P跌幅太大,触底反弹是正常的。但现在说利空出尽为时尚早,行业的发展没有形成合力,P2P的发展还有问题,很多问题没法解决。”一名从业者向记者表示。
  前几年,P2P成为各路资金追逐布局的对象。国企民企、各大上市公司纷纷控股P2P平台,作为市值管理的重要工具,那些与互联网金融沾边的上市公司股价就会翻番。据统计,上市公司系P2P超过100家。但到了2018年,受网贷行业大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过去布局P2P业务的上市公司业绩受到巨大拖累,P2P从炙手可热变成了烫手山芋,上市公司纷纷剥离,40多家上市公司败走P2P。
  从这些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可见一斑。奥马电器发布公告预亏12.4亿元-15.8亿元,将原因归结为受公司金融业务拖累,其中原因之一是旗下互金平台“钱包金融”出现逾期。中国翡翠行业第一股东方金钰也在P2P上栽了,其关联P2P平台欠中信资本近8.5亿。熊猫金控剥离旗下P2P网贷平台银湖网,但受到上交所的问询,股权被冻结。
  针对上市公司作为股东纷纷甩锅P2P的行为,部分地区出台行政干预手段,在没有兑付借款人的资金前,股东包括实控人不能发生变化,要兜底承诺,另一种是等到P2P完成备案,转让则是合法的,这些举措主要从P2P投资人的角度出发。
  投行分析师何南野向记者表示:“从对P2P趋之若鹜到匆忙弃之,可以反映出上市公司背后的经营理念:追逐热点,看重短期,什么挣钱干挣钱,一旦出了问题,则精致利己主义,想方设法保护自身最重要的利益不受损失。”
  监管的干预不无道理
  2018年,P2P爆雷潮让不少投资人踩雷,而这些问题依然无解。P2P借款人李鑫说,其投入20余万元到P2P平台金联储,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就爆雷了,虽然平台立案了,但钱也要不回来。据了解,金联储背靠的是金银岛,但金银岛也爆雷了。不仅是个体出借人,国投瑞银等知名金融机构也都踩了雷。
  四川退休老人王林把积蓄40余万全部投到了万盈金融,主要是看中平台宣传的“宜宾制药、五粮液”等背景,但万盈金融出现逾期后,宜宾制药撇清关系,并抛出一份“抽屉协议”称宜宾制药与上海富田签订的是《股权担保协议书》,称“上海富田是万盈金融的实际拥有者,对平台产生的一切债务问题负责,这与宜宾制药无关”,意欲甩锅。
  诸如万盈金融这种股东甩锅的并非个案,宜贷网、鑫合汇、草根投资、夸客金融等这些排名靠前、成交规模巨大的平台,都因为爆雷而被股东甩锅,导致投资人难以维权。
  在这种信息的传递下,P2P的负面标签愈加明显,就连春节档电影《疯狂外星人》也嘲讽了P2P。
  一名行业观察者认为,P2P发展不规范,看似上市系、国资系的平台,实则是这些股东们将其作为输血的工具,涉嫌自融或关联融资,而这是P2P的红线,但因为监管的疏漏,这些资金流向不透明。而P2P爆雷后,背后的股东纷纷甩锅,极大地侵蚀了行业的信用基础。
  “在整个信用体系传递下,全行业遭受无差别打击,居心不良的平台应声倒掉,狠抓风控的平台,也死了。”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直言。
  去年底,监管部门下发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175号文”),总体工作要求是,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各地开始清退P2P,对于一些认真做事的合规平台来说,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有平台负责人曾感慨地说:“决定退出时,几个创始人相视泪流,坚持多年的理想,说没就没了,有委屈、有无奈。”
  事实上,P2P爆雷潮有多方面因素,既有监管问题,市场大环境等问题。在制度层面,由于P2P是新生事物,监管法规等配套未跟上,有金融人士指出,P2P危机的根源在于P2P没有银行的风险缓释机制,却做了大量的资金池业务,结果导致期限错配、风险错配。也就是说一边是刚性兑付,另一边又做了高风险资产。
  另外,借款主体也存在大问题。一些平台的清盘公告均提到“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难度加大”,借款主体恶意逃废债现象拖垮了不少P2P平台。
  一名P2P负责人说,逃废债涉及到社会信用体系等深层次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在经济下行下,平台借款用户即使有还款意愿,但无还款能力还是不行。“这轮爆雷潮中,过去互联网金融经常所说的风控创新、大数据等似乎失效了,最大的可能是这些技术没有经过完整的经济周期的考验。”
  目前,监管层下文打击逃废债,并连续发布两批逃废债人员名单,但逃废债问题不是监管一方发力就能解决的,还有待整个信用体系的建设。
  在北京的一次公开论坛上,有着“互联网金融之父”称谓的谢平,对P2P爆雷潮反思时说,P2P的属地监管,地方政府监管跟网络的外部性、全国性是矛盾的、机理不相融的,而且能力是超出的。“有些P2P注册在偏远地区,它把全国的资金弄到那去,结果出现法律纠纷跑那个地方打官司是没法打的,这就可以看出互联网全国性和外部性,尤其是负的外部性当初是估计不够的。”
  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2016年开始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监管增强,监管的步骤和领域在深入,在风险专项整治中很多风险在爆发,但对整个市场来说,风险是在缓释的过程,P2P爆雷潮之后,投资人开始集中在头部平台,更多的产品集中在优质的平台和领域,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目前监管出台系列促进消费金融的政策,普惠金融要做小额分散,需要技术支持,从这个角度讲,互联网金融还是有一个大的市场,我对前景仍看好。”
       薛洪言认为,时间是化解矛盾的良药,监管的一刀切VS合规平台的委屈,把时间点错开,未必不可调和。危机时刻,要缓解市场恐慌情绪,一刀切的政策立竿见影,面面俱到会延误战机;危机之后,应及时纠偏,把卖白粉的送进监狱,也要让卖白菜的挺直腰杆做生意。“合规平台还得活着。天塌了,只能合规平台顶着。”